日本奥运会都有哪些违规(东京奥运会丑闻持续发酵:多家广告巨头涉嫌舞弊,或影响札幌的申奥之路)

作者 : admin 发布时间: 2023-03-13 文章热度:65 共4362个字,阅读需11分钟。 本文内容有更新 字体:
  • 文章介绍
  •   文/关珺冉

      编辑/漆菲

      卡塔尔世界杯如火如荼进行中。日本队逆转战胜德国队、击败西班牙队,奇迹般地以小组头名晋级16强。当日本足球成为“亚洲之光”之际,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测试赛竞标舞弊案也在同步发酵。

      12月5日,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IOC)就东京奥运会贪腐案及“串通投标”舞弊案首次作出表态:“对事件真相保持密切关注。”国际奥委会在次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进一步表示,将延期宣布2030年冬季奥运会主办国。目前,日本札幌、美国盐湖城和加拿大温哥华均是2030年冬季奥运会的申办方。东京奥运会接连曝出的贪腐丑闻,让札幌的申奥之路变得异常艰难。

      日本奥运会都有哪些违规(东京奥运会丑闻持续发酵:多家广告巨头涉嫌舞弊,或影响札幌的申奥之路)

      12月6日,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IOC)决定将延期宣布2030年冬季奥运会主办国。

      无论世界杯还是奥运会,体育腐败一直是无法忽视的敏感话题,它也成为反映主办国社会的一面镜子。

      从11月29日开始,因涉嫌在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招投标过程中实施舞弊、违反反垄断法,包括电通、博报堂及旭通三大日本广告巨头在内的多家公司遭到东京地方检察厅特搜部的强制搜查。其中,案件关键人物——东京奥组委原理事、78岁的高桥治之因涉嫌受贿已多次被捕。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对此表示“非常遗憾”,并称“此事会让奥运会和残奥会等体育赛事的价值大损”。日本中京大学教授来田享子则评价说,“更令人失望的是,日本在国际社会中的口碑也将受到损害。”

      一场被人为操控的竞标

      12月初,日本奥林匹克博物馆前,络绎不绝的游客争相与一旁的奥林匹克纪念碑合影留念。不远处,是东京奥运会的主会场国立竞技场。

      “东京奥组委已经烂透了吧!但不能否定为奥运拼搏过的运动员们的价值。”一位64岁的日本游客愤愤不平地说,“很遗憾东京奥运会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最新曝出的“串通投标”舞弊案,发生在东京奥运会开赛前的测试赛环节。

      东京奥组委在2018年至2021年组织了56场测试赛,目的是检验赛事的运营、安保、观众引导等方面是否存在不足,以便及时修正。这次曝光的竞标舞弊案就发生在2018年5月至8月间。

      当时,东京奥组委举行了26项测试赛筹办权的公开竞标,相关合同金额总计超过5亿日元(约合2545万元人民币),中标者是包括电通公司在内的9家企业和一家财团。

      这是一场被人为操控的竞标:内定中标公司,协商分配利益,并说服其他公司放弃投标。作为回报,中标公司会将业务向放弃投标的公司转包。东京奥组委根据事先与电通公司拟定的一份企业名单选出中标公司,这些企业后续拿到了更多测试赛的委托合同,总金额接近200亿日元(约合10亿元人民币)。

      据东京地方检察厅特搜部调查员披露,电通、旭通等9家广告公司先是组成了共同企业体(JV),再将26项测试赛以每件400万日元至6000万日元的价格分配出去,“逮捕的旭通干部已经承认串通投标的事实。根据《公检法》,如果承认串通可暂缓刑事诉讼,或减轻罚款等。”

      最终,行贿的资金无一例外流进了高桥治之的“口袋”。

      日本奥运会都有哪些违规(东京奥运会丑闻持续发酵:多家广告巨头涉嫌舞弊,或影响札幌的申奥之路)

      高桥治之,被称为“改变日本体育事业”的男人。

      男装巨头AOKI公司的5100万日元资金,以“顾问费”的形式支付给高桥担任代表的咨询公司“Commons”。出版社巨头角川的7600万日元“酬谢金”以及旭通广告公司提供的1500万日元行贿金,均支付给了由高桥的熟人担任代表的咨询公司“Commons 2”。

      最终,高桥治之涉嫌受贿金额累计接近2亿日元(约合1018万元人民币)。特搜部还逮捕了上述行贿企业的总裁和社长共15人。

      这不是东京奥运会第一次传出“串通投标”的舞弊丑闻。

      2014年9月,旧国立竞技场拆除工程的投标中,日本体育振兴中心(JSC)负责人提前拆开了参与投标企业提交的文件。由于JSC“操作不当”,之后进行了二次投标。

      2016年,作为赛艇和皮划艇场地的“海之森水上竞技场”施工招标期间,只有一家联合企业体参与竞标。法政大学名誉教授五十岚敬喜质疑这一过程“缺乏公平性和透明性”:“中标率接近100%,技术分却只有36分(满分60分)。如此大规模的工程,技术审查委员会只进行了两次审查,6名审查委员中的5人都来自当地的港湾局。”

      日本奥运会都有哪些违规(东京奥运会丑闻持续发酵:多家广告巨头涉嫌舞弊,或影响札幌的申奥之路)

      东京奥运会赛艇和皮划艇场地“海之森水上竞技场”

      绑定前首相的关键人物

      高桥治之,曾被称作“改变日本体育事业”的男人。他于1967年加入电通公司,在他的运作下,前巴西国脚贝利于1977年来日本举行退役比赛,吸引众多赞助商。他还参与了2002年韩日世界杯、东京奥运会及残奥会的申办,并与世界各大竞技团体高层建立了深厚的关系。

      “在报纸及电视广告之外,他为电通开创了体育这一新业务。”一位电通员工如此说道,“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他是对公司有恩的人。”

      高桥被“提拔”进组委会理事的过程,是在一间“密室”中决定的,它便是东京奥组委前主席、日本前首相森喜朗的房间。

      2014年2月27日,在这个房间内,时任日本奥委会主席竹田恒和提出,一定要让原电通公司的高桥先生担任理事。当时房内还有时任文科大臣下村博文、东京都知事舛添要一以及东京奥组委秘书长武藤敏郎等六人。森喜朗当时回应道:“等赞助商业务委托方确定后,再让高桥先生加入。”

      日本奥运会都有哪些违规(东京奥运会丑闻持续发酵:多家广告巨头涉嫌舞弊,或影响札幌的申奥之路)

      2019年3月26日,因涉嫌行贿拉票,日本奥林匹克委员会(JOC)主席竹田恒和辞去国际奥委会委员职务。

      那一晚在“密室”商谈的内容,无一例外全实现了。2014年4月,电通公司成为“市场营销专任代理商”,负责招募赞助商。两个月后,高桥被选为日本奥组委理事。据被曝光的一份会议纪要记载:“全部通过,无异议”。

      自担任东京奥组委理事起,高桥开始与候补的赞助商进行交涉,并从中获益。一位通过正规渠道招募赞助商的电通高管曾这样描述:“我不能拒绝高桥先生,因为(电通)要赚钱的话,有一部分要依赖他。”

      高桥之所以敢如此“狐假虎威”,也是因为有“体育界首领”森喜朗的撑腰。据悉,高桥与西装巨头AOKI和出版社巨头角川开会时,森喜朗就在现场。AOKI前董事长、83岁的青木扩宪承认,除了向高桥行贿5100万日元外,还先后两次给了森喜朗200万日元现金。

      有声音认为,高桥不是“公务员”,这样的资金流向似乎并不违法。但更多声音反驳称,投入巨额税金的东京奥运会,需要更高的公共性和透明性。参与其中的一名电通员工表示:“我们在重视规则的情况下为募集赞助商而奔走,如今却发生这样的事件,真让人感到气愤。”

      “奥运会的不透明性是一个巨大问题。”著有《东京奥运会的大罪》一书的本间龙认为,“由于日程要求,存在不允许投标失败的情况。这使得奥运会的结构与流程很容易成为行贿、受贿的温床。”

      日本奥运会都有哪些违规(东京奥运会丑闻持续发酵:多家广告巨头涉嫌舞弊,或影响札幌的申奥之路)

      在札幌车站,市民定期聚集在一起举着“不申办奥运”、“不需要奥运”的标语进行示威。

      “庆应人脉”搭建贪腐舞台

      在东京日比谷的帝国饭店地下一层,精品店和日料店林立,当中有一间不起眼的会所。平日它的木门始终紧闭,写有“会员专享”的牌匾挂在外面。这里是只有庆应义塾大学(下称“庆应大学”)毕业生才能踏入的俱乐部——东京三田俱乐部(下称“三田会”)。

      “它是全国乃至世界最知名的庆应大学同窗会之一。”一位俱乐部成员介绍说,“里面的陈设品并不是特别高级的感觉,饮食价格也和一般居酒屋差不多。除了10万日元的入会费和7.2万日元的年费,必须经过两名会员的推荐和面试才能入会。”这也体现出“三田会”的整体风格——低调、神秘且具有排他性。

      这次被捕的人中,无论是高桥治之、竹田恒和,还是角川副会长松原真树等人,都是庆应大学出身。其中,高桥与竹田的哥哥是同班同学,竹田称他为“前辈”。不少负责奥运相关项目的企业高层也是庆应大学校友。

      东京奥运会高尔夫球场的选定,也足以证明“三田会”成员的能量。

      2016年申办期间,高尔夫比赛场地原定在若洲高尔夫球场,这里距离市中心近,不实行会员制,会后市民也可以自由使用,被认为是最符合“奥运遗产”的地方。

      然而,东京奥组委敲定了位于埼玉县川越市的霞关乡村俱乐部。外界纷纷提出质疑,认为这里“距市中心较远”“盛夏炎热”“女性不能成为会员”,但最终无济于事。

      日本奥运会都有哪些违规(东京奥运会丑闻持续发酵:多家广告巨头涉嫌舞弊,或影响札幌的申奥之路)

      东京奥运会高尔夫项目在埼玉县川越市的高尔夫球场“霞关乡村俱乐部”举行。

      不久后,日本某杂志曝光了出席“决定竞技场地”座谈会的人员名单,其中除了高桥和竹田外,还有日本高尔夫协会的两名理事——永田圭司和户张捷。这四人均是“三田会”成员。一位出席座谈会的人士透露,当时的“庆应四人组”一致表示,“在座谈会上再讨论若洲(高尔夫球场)是不合适的”。

      “三田会”凝聚了庆应大学数不胜数的政界、财界精英。据说,前首相小泉纯一郎、立宪民主党议员小泽一郎等人均是“三田会”顾问。这似乎成了一把双刃剑,使得“庆应人脉”沦为奥运贪腐的温床。

      日本奥运会都有哪些违规(东京奥运会丑闻持续发酵:多家广告巨头涉嫌舞弊,或影响札幌的申奥之路)

      位于帝国饭店的“东京三田俱乐部”

      被浇灭的札幌申奥气氛

      2022年10月,北海道札幌市喊出了申办2030年冬季奥运会的口号:“给世界带来一个震撼的冬天”。与口号一同发布的,还有不断提高的经费预算。

      受到日元贬值影响,“运营经费”达到2400亿日元,“设施费”达到770亿日元,比最高预算高出170亿日元,达到3170亿日元(约合161亿元人民币)。

      随着东京奥运会贪腐案的发酵,札幌的申奥气氛几乎被浇灭。近几日,在札幌车站,市民聚集在一起举着“不申办奥运”“不需要奥运”的标语进行示威。这样的游行场景几乎每个月都会上演。

      日本网友们更是纷纷留言:“虽然很想亲眼看比赛,但东京奥运会的贪腐让日本的形象越来越差”“为了招商,奥组委什么都能干得出来”“一旦确定了举办地,中间人又会动用无法公开的资金了”。

      为了平息贪腐丑闻带来的影响,日本体育厅组建了一个研究体育赛事运营的项目组,成员由体育界人士、律师、会计师等组成。10月18日,他们召开了第一次会议。日本体育厅长官室伏广治致辞说:“我们将完善治理并进行信息公开。”文部科学相永冈桂子也提出倡议:“对国际大赛透明、公正性的运营进行研究。”

      日本奥运会都有哪些违规(东京奥运会丑闻持续发酵:多家广告巨头涉嫌舞弊,或影响札幌的申奥之路)

      日本北海道札幌市最新喊出的申办2030年冬季奥运会口号是“给世界带来一个震撼的冬天”。

      最新的申奥大纲草案中,札幌市市长秋元克广在开头部分写道:“我们将在确保透明度和公平性的同时,继续努力申办和举办奥运会”。

      只可惜,一系列的改进举措并不被看好。《奥运金钱》作者后藤逸郎指出,“如果不充分暴露过去的问题,接下来是无法彻底改变的。”日本体育评论家谷口源太郎也表示,“无法期待日本体育厅会对自己人进行彻查。而如果不进行彻查,一切都是浅尝辄止。”

      “东京奥运会究竟能脏到什么程度?”不少日媒也提出质疑,“如果无法弄清楚(贪腐的)实际情况,这个国家不可能再次举办奥运会了。”

    1651+

    本站勉强运行

    6+

    用户总数

    23934+

    资源总数

    0+

    今日更新

    2023-10-16

    最后更新时间